轉化與領袖的持續學習*

monte-bragalata-1-1525643

◎呂慶雄

如果要用幾句說話指出轉化型領導的重點,就是透過提升跟隨者的潛質,引導及改變他們的人生焦點,朝向最有意義與價值的方向發展。若他們的個人目標能與機構(泛指私人公司、企業、教會、社企,非政府組織等,下同)的使命一致,或機構的業務/服務性質有助他們尋找及發展個人使命,他們便會在這裡安身立命。背後的信念與假設是,當一個人找到願意為理想與使命付上代價的事情時,他便有最好的發揮,而所屬的機構,也會得到最好的員工,甚至未來掌舵人。

從這角度看,達成城市轉化的目的,應由個人轉化開始。由個人到機構,又由機構到社會與城市,一層一層地發揮正面的影響。革命,不一定是口號式與大規模運動式,可以是默默耕耘,一點一滴潛移默化的影響。特別在價值觀轉變與文化更新方面,不能一蹴而就。

 

持續學習與領導素質

城市轉化的使命,並不是一個人或一間機構便能達成,更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是長期的堅持與努力。帶領者需要不斷更新,持續學習,才能不斷回應時代的需要,為更新轉化不斷注入新的動力。不同領域的領導學學者,都得出相似的結論-以謙卑的態度持續學習,才能達至最後的、持續的成功。

甘陵敦 (J. R. Clinton) 的研究指出,能持續得力,在領導崗位上「善終」(finishing well) 的領袖不多。按他的觀察,作領袖不容易,能持續到底而沒有耗盡的領袖[1], 就是那些能保持良好領導果效的領袖。以下五個共通點,只要有四個或以上的特徵或操練,這位領袖能成功的機會會很高:

  1. 清楚自己的人生使命與方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應與不應做甚麼。
  2. 擁有活潑的靈命,與神的關係日日更新。
  3. 持續各類不同範疇的操練,包括身體、靈命和品格等方面。
  4. 持續學習,不一定修讀甚麼課程,而是持續學習的態度。
  5. 擁有良師 (mentors),有同行者在生命不同的關口提供指引[2]

不約而同,柯林斯 (Jim Collins) 也提出第五級領袖需要有的,是個人特質,就是謙遜 (humility) 和意志 (will) [3]。 謙遜其實就是持續學習與成長的態度,意志就是堅持與個人紀律。無獨有偶,柯林斯在2015年「全球領袖高峰會」所發表的〈七個問題:超越優秀晉身章越〉的演說,正道出了領袖可以「善終」的操練,與甘陵敦研究基督教領袖,有相似的結論。其中兩點包括:

  1. 用第五級的抱負為使命效力,即清晰的人生使命方向。
  2. 重新定義失敗,即在表面的失敗中學習,從中得著成長的經驗,也即持續學習[4]

我們持續學習,才能掌握時代脈搏,在不同時代處境中實踐召命。而領袖的學習,並不只是學習理論與原則,還有實際的應用處境。

 

群思群學的領袖高峰會

今年在香港舉行的「全球領袖高峰會」後,我們隨即舉行專為中國內地教牧同工設計的「高峰會」研習課程。視象學習包括了培靈性的講章、教會管理與領導的教導等這些能直接應用到教會處境的內容。更重要的是借鏡商界經驗,如不少內地教會同工,看罷霍斯特・舒爾茨(Horst Schulze) 的〈建構世界級的服務〉的視象演講,領會到如何提升酒店業員服務質素,並反思教會也應有這種服侍的態度與要求。討論的過程中,主要論及教會該如何把這些商界背景的經驗,合宜地應用到教會的事奉人員培訓中。

能總結別人的經驗,讓自己少走冤枉路,結合別人與自己團隊的經驗,更讓所聽所領會的更見具體。因此,這類「本色化」的研習,除了視象學習外,還加上本地同工量身訂造的課堂,並在每一環節給予更多的空間,包括討論及個人反思,讓知識「內化」(internalize),成為真正影響領袖價值觀的資源。我們也要求來參與「高峰會」的教會同工,最少要帶一位同工前來,目的就是團隊學習。一個人的領會,總不及二人以上一同學習所產生的影響力大。

此刻,我們也正著手準備香港本地的小型領袖發展日(編按:已定於2016年9月21日)。凝聚本地未有機會出席今年年初「全球領袖高峰會」的教牧同工,更貼地學習如何成為更出色的教會領袖。

 

小火花的革命

環顧今日我們的處境,不管你重點關心的是教會、職場、香港社會、中國,或是世界性的問題,我們每日都接收大量負面資訊。我們付出關心,看到的可能是不少負面的報導。如何在這負面報導中生存?的確已是一個難題。不過,作為基督徒領袖,我們有責任帶來盼望,這也是我們的信仰。屬靈領袖需要敏感神在這時代的作為,敏感祂要向這時代所說的話,才能帶領跟隨者成為時代的燈臺,發光發熱。作為領袖,我們如何讓教會、機構,甚至家庭成為燈臺?若不是一個持續學習的領袖,我們跟本不能逆流而上,在灰暗的前景仍看到盼望。

執筆之時,剛在台灣發生了「小燈泡」的悲劇,一名4歲女童在街上突然被一懷疑精神病患者殺害。「小燈泡」的母親事後冷靜地回應事件,並呼籲出席參與追思者不要批評,收起仇恨,以愛來回應現實的殘酷。她的回應感動了無數人,如果能改變一些人對仇恨的想法,她已起了一個小小的革命。有人甚至說,全台灣最理性的,竟然是這母親。若部份媒體也因為她的回應,改變了大幅渲染慘劇的過程,以及改變太快扮演判官角色的習慣,革命的火花便會繼續蔓延,為媒體帶來轉化。

同樣,面對災難性的意外,不同的回應帶來不同的迴響。「小燈泡」母親帶來的迴響是大的,祈盼她能早日得著安慰,同時也期望媒體中人可以從中得到啟廸,由一小步開始改變。

改變由小開始,轉化也一樣。小火花可以帶來大改變,小火花從哪裡來?當然是聖靈的感動,以及在學習的過程啟動。若想在這多變的世代中持續發揮影響力,孜孜不倦的學習態度,也許是今日的領袖最需要的。

 

 

*本文曾於2016年五月《城市心》中刊登

[1] 耗盡(burn out)在上一期《城市心》有討論,其中一種定義,是在情緒消耗、個人成就及非人性化三方面指數表現如何,詳參劉忠明、呂慶雄,〈是誰耗盡?基督徒事奉及工作狀況調查2015〉,《城市心》(第8期,2015年12月),頁7-11。另外,基督徒領袖的耗盡現象,領袖的表現若出現道德上的敗壞(corrupt)或精神/身體的崩潰(collapse)跡象,便是耗盡的徵狀。

[2] Clinton, J. R., 1 and 2 Corinthians: Problematic, Apostolic Leadership (Altadena: Barnabas Publishers, 2003), pp.129-131.

[3] Collins, Jim, “Level 5 Leadership: The Triumph of Humility and Fierce Resolve” in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January 2001), pp. 1-12.

[4] 全球領袖高峰會(Global Leadership Submit)在香港舉行的日期是2016年1月29-30日。

得人的領袖

oak-vines-1534358

◎呂慶雄

 

成功的領袖,是「得人」的領袖。

 

有人說領導與管理主要的分別,在於前者的目標與人有關,後者則是事務性的。有些時候二者不容易清晰劃分,有時做好件事與建立人,是雞與雞旦的問題,做好件事也需要靠人才。流傳多年的一番話:好人多數不會是好領袖,成大事要不區小節,不能婦人之仁,甚至說要犧牲一些人來讓自己成功是無可避免的。

 

《三國演義》中劉備三顧草蘆,為要得到臥龍先生出山幫助他拯救蒼生黎民,得一人得天下的價值觀早在這歷史小說中反映。就算最後的目的是要為一己之私成為最終王者,也需要懂禮賢下士,對人才珍而重之。可惜今日卻把「得人」的道理束之高閣,效率與效益成了最重要的成功標準。所有的「別人」皆淪為領袖的工具,或利誘,或威逼,或交換條件,總之就是完成自己目標的工具。

 

基督徒的領導觀並不是這樣。建立一個人比做好一件事更為重要,因為神不用人來為祂做事,祂用做事的過程來建立人。

 

義人的果實是生命樹;智慧人必能得人。(箴言 十一30)

 

箴言早已提出得人的重要。義人的品行能為別人的生命帶來正面的影響力,不斷正面影響人的人自然能吸引更多有品有能之仕愛戴。這裡「得人」一詞包含:取得、帶走、召喚、引導、奪得等不同的意思。

 

換句話說,物以類聚,你是甚麼人便吸引甚麼人。若老闆唯利是圖,公司的運作一切以利益為依歸,不以利字當頭的人便不能待在這裡太久。平庸之人當領袖,跟隨者也不會是出類拔萃的人才。義人、智慧人,由心發出的善良,自然能與這些人為伍。

 

寫這篇短文時身在加利利,耶穌在這裡呼召門徒。門徒的獨特性並不在於能力,而在於忠心。最後這小撮社會上不太出色的人卻參與了神改變世界的大事。

 

若你認為下屬不濟,可能是因為你不濟。若你的團隊有出色的表現,可能是因為你很出色,能吸引人才。

 

領導箴言(十一)

即時行動

hunger-and-gratitude-1539608

◎呂慶雄

 

如果說誠信是今日對領袖的基本要求之一,應該沒有人反對。誠信是指一個人言行一致,所承諾的必會履行。孔子所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意思就是,一個沒有信用的人,是一個沒有方向,也不知可做甚麼的人。

 

沒有誠信,是因為內裡太多陰謀,太多個人的謀算。對別人不信任,因為底盤都是為了一己之私。試問我所言所行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又怎會坦白於人前?這便直接導致這人以第一個謊言來掩飾自己的私心,然後又以另一謊言來掩飾第一個謊言,之後便是無窮無盡的謊言,並習以為常,撒謊與掩飾被視之為理所當然。

 

我們見到一些領袖以「言語偽術」不斷破壞自己的誠信,是習非成是的結果。但是,我們也不該停留在指罵別人的不是上,至少還需要避免自己習非成是。

 

認為正確的事,特別是可以對別人做好事的時候,要即時行動,因為這是建立好習慣的第一步。習慣說謊便不會重視誠信,習慣善待鄰舍便不會只追求一己之私。箴言這樣教導:

 

你的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要施與那應得的人。你若手頭方便,不可對鄰舍說:「去吧,明天再來,我必給你。」(箴三:27-28)

 

有能力幫助人,不應為自己思考太多。若「手頭」方便,就是具體地在財物上可以幫助別人,便該即時行動。箴言在這裡是重申摩西律法:

 

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偷盜。雇工的工錢不可在你那裏過夜,留到早晨。(利十九13)

 

用利未記這段經文看,拖欠工錢是社會公義的問題了。原來「別人」包括我們的鄰舍、我們的下屬同事。若沒有做好承諾,把別人應得的(工錢、幫助)給他們,這是做成社會不義的起點。

 

因此,好人好事,要多思想、多做,並且要即時。這不是要建立個人名聲與社會地位,而是個人品格。消極看,社會上少一個自私鬼;積極看,社會上多一個好人,甚至有誠信的人。

 

領導箴言(十)

沒有領袖?

boss chair

◎呂慶雄

遇上退休潮沒有接班人,怎麼辦?教會或非盈利機構沒有堂主任或總幹事,怎麼辦?近年困擾教會與機構的,正是接班人的問題,沒有領袖,怎麼辦?

不過,困擾香港社會的,卻是領袖誠信的問題。也許不是沒有人想當領袖,只是誰站出來,誰便被批得體無完膚。沒有可信任的領袖,不如不要領袖。年輕一輩選擇「自主」、「拆大台」,也許真的已進入沒有領袖的年代。

處身後現代社會,我們都不信領袖,也不接受「被領導」,這是「自主」。我們各自的心目中都有完美領袖的標準,只有乎合這隱藏標準的才值得信任,未有人乎合這標準前,我只能信自己。可是,沒有領袖並不代表人人都是領袖。

箴言也提過沒有領袖的世界是怎樣的:

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

螞蟻沒有領袖,沒有官長,沒有君王,

尚且在夏天預備食物,在收割時儲存糧食。(箴六6-8)

這段經文的重點是以螞蟻作比喻,勸導人要努力,積極進取地生活便是智慧的生活。以螞蟻的比喻,指出就算沒有領袖與君王,也能如螞蟻一樣,不需上級督促也能完成任務,才是真正的勤勞。事實上,當上司遇上勤力忠心的螞蟻下屬,是不需要事事督促,可以放心放手讓他們發揮。

當然,螞蟻的智慧是規律。按照神所造的大自然規律,螞蟻不需要具體細節指引也會按照生活的規律、時節氣候的變化來工作。同樣,這種規律是今日教會或機構的管理文化。我們也可稱之為生活智慧、文化習俗等。看農村的文化,村長在平常的日子並不需要帶領村民做甚麼,各人按生活習慣來相處,以大家共識或共有的文化來相互對待和解決問題。但當遇到需要重要決定,或需要仲裁人時,村長的領導角色才明顯出現。

因此,沒有領袖或不需要帶領者的大前提,是被帶領群體需要有共同的價值觀,並在若干行為守則上達成共識,才能像箴言所說,沒有領袖時仍運作如常。領袖傳承可以是找個繼承人,也可以是文化的傳承。

在混亂不知前路的情景下,是需要揭竿而起的帶領者,站在最前線指揮;但在穩定發展,共同價值觀已形成的情況下,就算沒有領袖,教會或機構也能維持運作一段時間。

與其苦惱沒有領袖或接班人,不如即席起動,尋找和建立機構文化,以核心價值作傳承的基礎。

領導箴言(九)

誰敗在誰的手裡?

 

sign-success-failure-1055756 (2)

◎呂慶雄

 

最近,「贏在起跑線」又成為熱門話題,但我們不能老是想著如何贏,也要想想如何輸得起,輸得有價值。應該沒有人從未輸過吧,也許輸的經驗比贏的經驗更多。當然,若我們以正確的態度重新定義輸,也許輸只是贏的前奏。相反,若以不正確的態度看贏,最後贏只是輸的序幕。

 

輸或失敗,看你何時劃上句號才能定奪。

 

有說:沒有失敗,只有太早放棄。這話是對的,因為面前的挫敗也許只是成功階段上的一塊踏腳石,踩上去便能向成功邁進一步,停下來便永遠去不到目的地。遇到困難便劃上句號是很多人的選擇,這也是出色領袖與平凡人的分別。

 

近年流行的網上串流影片平台Netflix(港譯:網飛)的成功,是經過一連串失敗而來的。Netflix的創辦人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因為過期歸還租回來的電影影帶《阿波羅13號》,因而遭到罰款40美元。罰款比購買一套全新的影帶更貴,可想像當時他的心情是何等惡劣。相信數以千萬的用戶也只會停留在抱怨階段,不是埋怨罰款太貴便是埋怨還帶太遲,甚至找個心理上的代罪羔羊,把罰款的罪責推到別人或環境上去。

 

我不知道當時哈斯廷斯是怎麼想,但他卻在第二年,即1998年開辨了Netflix,一間以月費形式招收會員,期間可以不用額外付款在網上看電影的網絡平台,後來更透過郵寄方式租借影片DVD。相信,哈斯廷斯從用家的角度看到當時租借影帶或影碟的問題,例如要親身到訪影帶公司,從數以千萬計的影片中選出最想看的租借回家,之後還要記得按時還碟。而當時新興的互聯網絡正好補上這些從用家角度看的缺點。

 

哈斯廷斯不單把挫敗感變成商機,有論認為Netflix還打敗了當時租借影片的巨人百視達(Blockbuster),這正是當年向他徵收40美元罰款的公司。事實上,百視達有一段時間主要的收入並不是影片租金,而是罰款。哈斯廷斯在2000年向百視達提出合作建議,讓Netflix在網上,百視達在地上的實體店鋪雄覇整個租借電影的市場。不過,哈斯廷斯卻遇上另一次挫敗。當時為百視達行政總裁的安提奧科(John Antioco)一口拒絕了哈斯廷斯。這便涉及另一個角度與輸贏。

 

輸或失敗,還要看你如何對待成功。

 

安提奧科是個很出色的行政人員,特別在零售業務上,他擁有長年的成功經驗。而他也自言是個透過失敗學會不少教訓而成功的行政總裁,這次也許是因為他的成功經驗,安提奧科輕看只有兩年歷史的Netflix。我們也不能說當時沒有太多人想到互聯網絡的影響,只是他們因著過往的成功經驗,沒有像哈斯廷斯一樣的年輕人般勇於創新與嘗試,不斷在挫敗中學習。

 

故事繼續發展下去,Netflix到了2003年的純利已達到650萬美元,而百視達的業務正不斷萎縮。到了2010年,百視達宣佈破產,而Netflix卻成為市值超過2億美元的公司。曾經擁有超過9000間店鋪及6萬員工的業內龍頭,十年間卻被淘汰。帶點諷刺的是,安提奧科被逼離開百視達後,把手上百視達的股票賣掉,轉而買入Netflix的股票。有許多比較分析百視達的死因與Netflix成功的關係,而安提奧科自言這與百視達的股東有莫大關係。不過,我卻想指出,領袖的視野才是關鍵。

 

我們不是要求領袖要有先知的預言能力,但只靠個人成功的經驗而忽略正在急劇轉變的世界,這是驕傲。人的生活習慣不斷在改變,以前到電影院,後來喜歡租影碟,都是顧客來到你的店鋪找你。但今日這些顧客雖然仍然存在,但他們的數量卻大幅減少,更多的是在家中、辦公室,甚至隨時隨地在手機中觀看節目。[1]

 

而處身在急速轉變中心的,正是年輕一代,固守以前的一套只會失去新一代:商界失去新一代的市場,政界失去新一代的支持,教會界……你懂的。

 

箴言給領袖的智慧教導是:

 

驕傲之後,必有滅亡;跌倒之前,傲慢先行。寧願跟貧窮人謙卑共處,也不跟狂傲的人瓜分掠物。(箴十六18-19 新普及譯本)

 

「驕傲」這個字用在神身上便譯作「威嚴」(例:出十五7),用在人身上,就是心中無神,自比為神的意思。形容領袖,就是指那些自視過高,目空一切的人。而「謙卑」一詞,在希伯來文有「在…之內」或「之下」的意思(利十三20-21)。謙卑也就是「看別人比自己強」,留意別人有甚麼可以學習的地方,認真跟隨。「跟貧窮人謙卑共處」的意思,就是跟那些與你不同,甚至是社會上被欺壓被忽視的人同行,認識他們,真心關懷他們的需要,遠比站在高位享受成果,生命更為豐盛。

 

持續成功,不能只一味參考別人成功的經歷,更重要的是跨越失敗的經驗。守著過往的成功經驗,並以此為唯一可行方法,忽略大能的神也會向你以外的人說話,甚至用外邦人(不信神的,甚至反基督教的人)的智慧來引導你改變,就是驕傲,最後只會換來真正的失敗,且是敗在自己,不在別人。

 

從這角度看,跟本沒有贏在起跑線這回事,只有跨越世俗眼光的輸贏才是真正的成功。

 

領導箴言(八)

 

[1]若以Netflix與百視達作比較討論,可參:The Internet Didn’t Kill Blockbuster, The Company Did It To ItselfA Look Back At Why Blockbuster Really Failed And Why It Didn’t Have To,甚至安提奧科的自述How I Did It: Blockbuster’s Former CEO on Sparring with an Activist Shareholder

 

 

職場上的困惑

image

◎ 劉忠明

雖說我們每個人都有召命,不管在職場上是什麼崗位,總有一些意思。但人總不禁去問:「我能做什麼?」作為一個僱員,又不是老闆,經營策略和運作模式都沒法參與,在大機構工作的,更受重重制度所牽制,做管理層的也許好一些,可能有多點影響力,但各人始終面對價值觀或做事方法不一樣的老闆、同事,以及整個公司機構的文化制度,怎樣自處,特別對職場新鮮人,怎樣才能站穩腳,然後去實踐召命呢?因這不是理念的問題,而是在特定情境下實踐的問題,這涉及不少複雜的因素,不一定有圓滿的答案,但相信我們仍可嘗試逐步去探索,看看有沒有出路。

當一個人身處在組織內,首先要知道自己的角色和工作,明白自己和別人對這崗位的期望,當然這也包括對自己的理解。其次,任何一件工作都有與人接觸的機會,所以溝通方法和人際關係便成為在職場上生存的重要技巧。此外,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事,互相支援,一同去闖亦是重要的。

個人認識上,要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做這份工,是否應在這公司或機構工作是最根本的,這和生涯規劃有極大關係,若有了大方向,現在要問的不是做什麼的問題,而是應否在這裡幹,在此,契合(fit) 便是重點。契合是自己的價值觀、性格、情緒、能力等和工作要求是否配合,亦是個人和組織整體(例如文化、制度、決策思維等)是否吻合等。當然契合一方面是指要找到自我發揮的空間,亦是希望確定這是合宜見證和實踐召命的地方。有時候大家都有「人在江湖」的思想,知道目前環境不是太理想,但由於「身不由己」,便不再思索改善的機會!這時候便更要反思召命,在當下如何活出生命來。

在群體之中生活,待人接物的基本方法不用詳細解釋,但處理矛盾、權力、辦公室政治、上司下屬相處等,則不是人人懂得。尊重別人之餘,不爭競但也不被人佔便宜是要有情緒智商(EQ) 和技巧的,同時,若在領導的位置,若能好好的建立信任和帶領團隊,受人尊重亦是好見證的基礎。簡而言之,召命不單是講福音,亦是活出福音,有柔和謙卑,也能剛强壯膽,有原則但有彈性,凡事從心裡做,像是為主做(西3:23) ,這樣才是好的門徒。

不是每位弟兄姊妹都可以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崗位,他們也不應在職場單打獨鬥,教會要扮演的角色是培訓、差遣和支援。說來好像很嚴重,但若要幫助大家成為好的職場門徒,教會便不能讓信徒自己去尋找生存方法和空間,所以應有系統地幫助信徒找出召命,瞭解他們在職場的需要和掙扎,切實地提供支援。傳道人不一定完全明白各種職場情境,故需有資深職場經驗的信徒同工,一同推動在職場上的生命見證,查經團契可能是少不得的。

就讓我們繼續思索怎樣落實職場上的召命。

無懼驚恐來襲

image

◎呂慶雄

這星期,我們再思勇敢。也許今日的重點,是以「不畏強權,勇於揭露真相;計算後果,勇於承擔責任」作為定義。做到這兩點,是真勇敢。

勇敢面對那不可能的任務,勇於面對威嚇仍堅持信念,這些人值得敬重,也是在逆境中發揮正面影響力的例子。我想到成功結束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曼德拉(Nelson Mandela)。這星期一口氣讀完曼德拉的日記,其中一段話應是寫於他當總統之後:

“That a true leader must work hard to ease tensions, especially when dealing with sensitive and complicated issues. Extremists normally thrive when there is tension, and pure emotion tends to supersede rational thinking.”

大概的意思是,真領袖不能感情用事,也不能以一時的激情作最後的決定,需以理性來解決困難,特別遇上敏感又複雜的難題,更要花盡心力來舒緩張力。曼德拉為南非留下的社會理念是饒恕與復和,他勸止了當權黑人向白人報復,在極大矛盾中尋求對整個國家最理想的解決問題方案。這方案,對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南非來說,是最理想的出路。

曼德拉應是其中一位最有資格反對復和,鼓吹仇恨的人。他被囚廿多年間,眼睛因長期在強光下工作而受捐。母親去世時不獲批准去送殯,申請出席因交通意外身亡的大兒子的安息禮,亦完全沒有人理會,更不用說獄中其他問題了。面對惡劣環境,他沒有太多的埋怨,也不畏強權,廿多年的牢獄沒有消磨他推翻種族隔離政策的遠象。當我們今日說,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那自由並不是來自外在的施予,而是內在的信念,曼德拉便是最好的例子。

箴言的作者提醒我們:

我兒啊,要謹守健全的知識和智謀,不可使它們偏離你的眼目。這樣,它們必使你的生命有活力,又作你頸項的美飾。

那時,你就坦然行路,不致跌倒。你躺下,必不懼怕;你躺臥,睡得香甜。

忽然來的驚恐,你不要害怕;惡人遭毀滅,也不要恐懼,因為耶和華是你的倚靠,他必保護你的腳不陷入羅網。(箴三:21-26)

「健全的知識和智謀」就是指那全面,持久有效的知識,以及達到目標的策略方法。當你知道自己要爭取的是甚麼,要帶領的團隊要朝向哪些目標進發,你便不容易被怒火與驚嚇吞噬。那一天,你便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領導箴言(七)

生涯規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呂慶雄

不知何時開始,生涯規劃成了非常熱門的課程,甚至香港教育局也設立專門網頁,而焦點是升學就業的選擇。無疑,這對很多人來說非常重要,能及早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作好準備,好的開始便是成功的一半。

香港現在趨之若鶩,但到底有多少人真的一早知道自己的志願?又有多少人真有能力能執行人生規劃?但哈佛商學院教授克里斯汀(Clayton M. Christensen)卻不這樣認為。他在自己的近作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Harper Collins: New York, 2012),提到自己的故事:

中學時期已立志要進入《華爾街日報》當編輯。他進入大學時選了經濟,認為讀經濟能有助成為《華爾街日報》出色的編輯。之後在哈佛繼續進修,拿了MBA,讀MBA的第一年,他向《華爾街日報》申請了一暑期工職位,但卻沒有回音。當他在哈佛第二年時,有一商業機構聘請了他,並在經濟上繼續支持他碩士進修。他想,這必定更能幫助他畢業後加入《華爾街日報》了。畢業後他繼續在這公司工作數年,仍念念不忘進入《華爾街日報》的志願,只是有朋友建議與他合資開公司,當公司遇上87年股災時,就在他離開公司的第二日,他進入了哈佛商學院繼續進修,成為博士生。當時,他仍有爭扎,是否應放棄他一直在追求的夢想?

到底甚麼是生涯規劃?克里斯汀說,無論是一間公司或個人,你願意投資資源的地方就是對你重要的。生涯規劃不應只局限在工作上,因為一個人最後的成就並不反映在工作上。而健康、家庭、與同事鄰舍等的關係,其實更為重要,但現實中這些都被省掉不看。完整的生涯規劃是以整個人的生命來看,而不是做甚麼工作,你的品格為人更為重要。

我不是要推翻生涯規劃的價值,只是當一個人還未清楚自己是誰,真正的能力是甚麼時,如何規劃?我近來常做的訓練—SHAPE,就是透過認識神所造的特質,嘗試從中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與目標。最理想的,當然是為自己設計人生使命宣言,之後一步一步實踐。這也是生涯規劃的一種,不過不是就業,而是尋找神的心意、神給人的召命。我們稱這為「以終為始」的思考。

不過,我會多補充一句,我們現在所計劃的,可能只是個人願望,不一定是神的心意。但有規劃總比完全沒有想法好。而箴言更提醒我們:

教養孩童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廿二6)

這金句不只是教養孩童,用在家庭或主日學的教訓中。教導是一道命令,要讓人從小學習真理價值,這「道」是指方向、生活及做事方式,即是說學習不只是頭腦的知識,還有實際如何做好一個人。從小教育一個人成為怎樣的人,而不是只引導他做甚麼工作。

現時香港的教育文化,初中生要選科,學校所教的是甚麼科目有出路,易入大學,易找工作等,這都是現時生涯規劃所傳遞的信息。我卻不這樣認為。擁有神的生命,不會怕沒有出路。既然不怕沒有出路,便放膽憑喜好、能力,或以SHAPE來選科,並且學做一個完整的人。

而這學習的效果是一生的,這才是真正的生涯規劃。

領導箴言(六)

老闆的召命

leadership-3-1166090

◎劉忠明

 

既然召命是每一個信徒都有的,打工仔有打工仔的召命,老闆也應有老闆的召命,那麼老闆如何在公司和辦公室內做個有影響力的門徒?

這裡所指的老闆,不一定是大企業的CEO,可以是部門主管、工作組組長、中學科主任,以及所有要帶領團隊,被稱為「上司」的人。教會的主任牧師當然包括在內。然而每個崗位的職責真的不一樣,實踐召命的方法可以大不同,高層主管較多關注公司的策略性大方向,中層和前線主管則着重執行及人際關係。無論如何,各人在職場上的召命總是和對神、對人,和對自己有關係。

老闆有帶領整間公司或整個團隊的責任,所做的決策不論對人或對公司都有較深遠的影響,因此有信仰基礎的價值觀最重要。在商界工作的,要考慮產品、顧客、競爭和僱員等問題,而其他機構和堂會則對持分者,尤其是受眾影響最大,因此老闆怎樣理解神在他們的公司有什麼心意是關鍵,老闆的天國觀是怎樣,做一個怎樣的老闆,賣什麼產品,提供怎樣的服務,人力資源政策等等,都是和召命有關係,例如老闆知道怎樣去經營才可榮耀神,不但顧客和僱員開心,這也是在社會見證福音的重要方法。

此外,如何營造一個合宜的工作環境也很重要,這不單是物質的環境,還有工作的關係和氣氛。有一提供僱員支援服務的機構表示,約三成的求助個案是和工作困擾有關,這包括上司下屬關係、團隊關係和工作轉變等。由此來看,在職場的老闆和上司是要處理好人際關係,提升領導技巧,才能減少下屬的煩惱和憂慮。有人說,有些信徒在教會是隻羊,但在公司便是狼!也許這是職場召命的問題,亦是個人生命的問題,教會未能培育門徒,信徒生命的分割便更嚴重。

具體來說,若各上司在制定和執行公司政策時,有考慮同事的利益,有留心下屬們的感受,改進一些溝通技巧,以及懂得處理矛盾衝突,加多一點對人的尊重和欣賞,那麼信任便會增加,問題便會減少,大家的情緒便會好些,公司便更有團隊氣氛,生產力和創造力可能更可提升,何樂而不為?當然事情不一定這樣完美,信徒上司可以做好一點,但其他同事並不一定有相同價值觀,信徒仍然要面對辦公室政治、沒有表現的下屬和經營環境變動等問題,如何自處和建立團隊的關係呢?

不管怎樣,你會否以生命見證作為你的職場召命?不單做個稱職的員工,也是一位有生命力的上司老闆!

 

 

打工仔的召命

dreamworld-1386947

◎劉忠明

 

有些人自少就有志願,例如想當教師、醫生、律師、工程師等,若順利,可能如願以償。對這群人來說,他們好像從小很清楚自己的職業是什麼,亦很可能認為現在所做的,便是神的安排和預備,回應了神對他們的呼召,而對願意接受呼召做傳道人的來說,這傳道工作更是他們的召命。

然而對那些沒有什麼志願,找工作沒有什麼計劃,抱着隨遇而安心態的信徒,没有詳細思想所謂生涯規畫,那麼今天所做的工作便沒有意義嗎?我只是打工仔一名,不是專業人仕,難道神沒有給我什麼召命?

召命,不是為少數特別蒙揀選的信徒而設的!當耶穌呼召每一個人去跟從他時,他已經對我們有期盼,就是要做好門徒的本分和去使萬民做門徒,這可算為我們的基本召命。然而我們每人都有個崗位,不論是任何工作、學生、在家帶小孩,還是已退休的,耶穌亦期望我們在那個特別位置上做光做鹽,當然耶穌會對某些人有特別呼召,但對我們大多數的平凡人來說,在崗位上盡忠可能就是我們的召命!

其實呼召、召命這字基本上就是職業的意思,不用什麼解釋,若沒有特別呼召,你現在的崗位就是你的召命。對打工仔來說,做好現在這份工已經是在回應呼召。很多人都說工作在創造時已賦與了意義,工作並不是「屬世」的,「耕耘看管」(創2:15,和修本)便是工作目標,雖然要「汗流滿面才有食物可吃」(創3:19) ,但享受勞碌得來的好處卻是應份的(傳5:18-19) ,故此一名普通的打工仔面對的並不是有沒有召命的問題,而是作為打工仔應怎樣看現在的工作!

大誡命吩咐做門徒的要愛神愛人,所以你在工作崗位上可以做到愛神愛人嗎?愛「人」是包括上司下屬、同事和顧客,有沒有愛不下的上司?你的召命是否去影響你的上司?愛神是讓神的名字被高舉、得榮耀,所以在公司內你可以行公義,好憐憫嗎?公司的營運是否合乎你(信徒)的倫理道德標準?還有你的工作會否妨礙你去愛神愛人,例如沒有時間留給家人,也不能在教會事奉,更不能做好見證?若是如此,你可以改變什麼來實踐召命?

最後,這召命應該對你自己都有好處!有合理金錢回報當然是其中一方面,但除了糊口養家外,工作滿足感和成長機會都是重要的,所以神是不是呼召你在今天的崗位上讓自己有發揮,有成長?

打工仔有打工仔的召命,老闆有老闆的召命,但總離不開對神、對人,和對自己的各種考慮和實踐。工作這麼多樣化,如何在職場上做個有影響力的門徒,正是我們要好好思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