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香港教會需要怎樣的教牧領袖?

 

1440669_17283214

一次討論會中,參與者討論到神學院的教牧訓練,我觀察到設計者所設計的教牧課程與教牧實際面對的牧養環境之間有很大的落差。牧會時,我經常要牧養處於困苦局面的信眾,如失業、工作壓力、婚姻及親子關係疏離、生老病死等等,他們會感到講台上所宣稱的神遙不可及。

雖然香港的天災人禍不算多,但都市人總是壓力重重,心理及心靈素質低迷,容易因受生活壓力煎熬而鬱鬱不樂。有統計稱2020年抑鬱症將成為香港第一號殺手。有些堂會的牧者只會「訓勉」會眾,多參加教會聚會和事奉,多奉獻金錢,多追求神,以為這樣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有次與一位來港在神學院剛上完課的國內教會同工交流,他剛上完一些資深聖經老師的課,他苦問:「這些高深的學問,對家鄉老病的會友有甚麼益處與幫助呢?」作為牧者,我只能慨嘆地說:「弟兄,小僕已於學術及牧養方面掙扎了許多年,請不要灰心,繼續掙扎下去吧!」

有神學院重視靈修(Spirituality),修畢這類課程的學員與神的關係真的親近了嗎?有神學院重視學術,取得相關學位文憑的學員,他們對神及神的話真的親近了嗎?對神對人的愛可增加了多少呢?對福音的可貴與傳福音的心志及技巧進步純熟了多少呢?

一次我在訓練準牧者佈道學的課程,或許是下午上課的緣故,不少學員每堂都打瞌睡。我盡上辦法令這極度興奮的課程不沈悶,令這些一兩年後就要訓練會友如何佈道的準傳道人不致沈睡不醒。不管給予他們多次的小休,有些學員仍是昏昏欲睡。難道他們每次上課的前一夜,都是通宵達旦的趕功課嗎?或皆是在客西馬尼園裡疲倦入睡,主的愛徒嗎?

盼望讀者明白,我不是無病呻吟,也不是拿著擴音器高喊「狼來了」,更不是要貶低天天努力訓練屬靈牧者的機構,而是想從堂會及信徒的深層痛苦及需要,去看今天牧羊人需要甚麼和怎樣的訓練。怎樣的領袖訓練,才能培育一批又一批能體會信徒疾苦,又能以聖言回應他們實際處境的教牧領袖?

還記得我在神學院攻讀的日子,除了趕功課「開夜車」的日子外,大多數時間都在歡樂溫馨的小天地(俱樂部?),有些像大學上莊的會社,天天忙碌的搞各種各樣的學生活動。

我們實在需要更多真正潛心專注學習與實踐聖經和神學理念的學員,好好利用短短幾年的基礎訓練,在牧會心志、知識、技能上打下扎實的根基,成為成熟且有牧者心懷的堂會屬靈領袖,去領導神的教會。

 

羊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