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者的責任 曠野領導力(二)

walking-in-the-desert-1405891

呂慶雄

 

接續上星期的討論,曠野的領導力操練,是讓我們明白平日也許太隨意,不太認真對待自己的領導權責。不過,跟隨者也有他們的責任。

當日的組員,開始時沒有注意組長在做甚麼,直到教練提醒組員,你們不幫忙,只會連累整個組不能依時完成任務。還有些組員站在一旁談話,之後還說不知道當時組長在找甚麼。另外有一位較年長的組員看著教練說:「組長年輕,應多受教訓!」

他們也反映了我們不少跟隨者對待領袖的態度:

一・事不關己 

教會以致機構組織的問題,是否只是帶領者的責任?跟隨者只有向負責人問責,出了問題只是領袖的事,事不關己?這種抱有冷眼旁觀態度的跟隨者可能未有發現,自己就算不是問題成因,也可以是問題的答案。特別在教會處境,帶領者需要面對的處境,也許他力不能勝,以致問題叢生,若團隊文化已建立,看到領袖有所不足而互相補位,至少不會因為當前的危機而導致分裂,也許問題不會惡化下去。

二・漠不關心 

另一種態度是漠不關心。作為跟隨者,我們是否不能影響領袖的判斷與行為?一個團隊各自為政,這算不上團隊。可惜不是教會、機構的執事或主管團隊,各為自己的事忙,忽略整體,也不看領袖的需要。是的,領袖不是完美的人,就算在位很長時間的也有盲點。當然,這是雙向的,領袖的開放態度很重要,但跟隨者不死心,鍥而不捨地推動機構發展同樣重要。

 

三・他需要學習

較年長或年資較長的需要有一種放手的心態,讓新一代領袖學習,從而更有效地接任。這些已轉換崗位或已退位的前輩其實也是新領袖的跟隨者。前輩此刻可做的,並不是公開批評,也不是冷眼旁觀,而是適時的提點,可以是私底下提醒領袖,也可以是提醒其他跟隨者,如何與領袖補位,而不是站在一旁說:「他需要學習。」

前輩是榜樣,他如何對待新領袖,其他人看在眼裡,也會效法。其他跟隨者是否尊重這位新領袖,還有領袖的好與壞,與這位前輩有莫大關係。

我們也不可忽略領袖本身的問題。原因可能在於領袖沒有賦權【詳參:賦權未能成功的原因(上)(下)】,權與責都集中於自己身上,跟隨者自然抱有事不關己、漠不關心的態度。

曠野對領袖的操練,是在一無可靠的情況下,回歸根本。領袖很多時候都習慣靠自己的能力、經驗及專業意見。但回歸根本,就是回歸到對創造主的依靠,以及依靠祂為領袖預備的同伴。

權・杖 曠野領導力(一)

IMG-20150916-WA0032

呂慶雄

我們為基督徒領袖提供的訓練,除了課堂上的講解外,還有透過體驗式活動,讓參加者從另一角度認識自己的專長或限制。

今年九月,我們辦了一次「曠野領導力」的訓練。這是一連串領袖訓練活動的其中一環,目的是讓那些太慣於靠自己的領袖,重新再看甚麼是神的供應與保守。

這次,我們邀請一位組長充當摩西的角色,他需要帶領組員走山路,並完成指定任務。所有參加者不能攜帶任何物品上山,包括水、電話、乾糧等。而只有這位組長才能跟教練溝通,表達組員所需的一切,並聆聽任務,帶領組員完成任務。

教練把充當領袖象徵的木杖交給其中一位年輕組長,他看這枝不太粗、不太長的樹枝並沒有甚麼特別,隨手丟進山邊。當教練發現後,問他說:「木杖在哪?」他說:「丟了。」教練說:「拾回來。」他嘗試找找木杖,最後隨手拾起路邊的樹枝回來,教練卻說:「我要的是原來給你的那一條!」他找了許久仍找不著。其他組員只站在旁邊閒聊,完全沒有理會組長所發生的事。

事後檢討,這組長說,當初沒有認真看待教練的指示,只按自己的意思來理解與執行指令。以為一枝樹枝沒甚麼大不了,沒想到後來竟被教練教訓了一頓。

其實,當帶領的也常常犯相似的錯誤。

一,太隨意對待手中的權力象徵,這象徵可以是一句說話或一個簽名。當你擁有影響力,你的跟隨者或會以你的說話為標準,此刻不能公然隨意表達意見,之後受到非議才說是戲言、開玩笑,推卻責任。公司主管的行政決定、牧者講台上的釋經與道德判語,甚至老師在教室的言行,都是帶有權威的。

二,以為有代替品或第二次機會。丟失了這木杖,一定可找回嗎?還有下次機會,真的嗎?有領袖需要充足的數據來作準確無誤的決定,但有些領袖則傾向以經驗及直覺作決定。但突如其來的機會,數據資料不太多,經驗與直覺似是僅有的決定依靠。經驗需要累積,而經驗也會影響直覺。平日怎樣,危急時便怎樣。這年輕人的反思,就是以為擁有第二次機會,這想法是按著他過去的經驗產生的。平日認真對待每一次機會,到了需要快速或即時回應時,平日累積的經驗便派上用場,能作準確的決定。

三,還是細節的問題。不少見證分享都提到,在意想不到之處,神如何保守與供應,這其實是細節的問題。簡單一件工具,一枝木杖,其實代表了權力的任命。看重一項微小的工作及權力運用,便是在小事上忠心。忽略細節,因為我們認為不重要。對權力的運用,對責任的理解,都應著眼於小處。

這位年輕的教會領袖,經教練一輪訓話之後,學會了認真對待每一項任務,並以虛心的態度向教練求教,之後的行程便順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