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風雪 圍爐取暖(下)

Image by db_oblikovanje from Pixabay

賴淑芬

(這是一個極具挑戰的時代,領袖需要團隊圍爐取暖。我與七位領袖建立了另類的抗疫小組,當中有屬社福界、教育界、商界和宗教界的)。

當組員談及這年多的變遷,大家既描述因時局轉變的無奈心情,同時也著墨生命的變革──無常生活中的深刻改變。正如著名企業家Jack Welch所言:如果外在改變速度超過內部改變,盡頭就在不遠處(If the rate of change on the outside exceeds the rate of change on the inside, the end is near.)。

建立圍爐取暖的群組

有組員沒有同行的組群,卻重視隱密處,更培養了「煲講道」癮,抓緊真理繼續前行。也有刻意經營不同組群來圍爐取暖的,無論是迎向下一代的挑戰,還是個人的掙扎迷惘。大家彼此吐露心聲,卻不停留於此,最後在禱告中得力。當然,能有同心或靈性相近的群體同行,是彌足珍貴的,卻是可遇不可求。

從隔離中更依靠與神的關係

主給了香港人史無前例的艱難功課──年青人在失望中重塑盼望、家庭在政見分化中復和、留守或離港的忐忑不安,甚至是美國大選的爭議……加上疫情帶來的社交距離,在家工作做成的的分隔、線上視頻見面的距離感等,信徒於團隊中不一定能被滋潤,這反而推動我們更專注建立與神的關係。

看現今的局勢,真不懂主在開甚麼牌局?禱告時遇到現實非按我們的禱告和懇求發生,甚至是每況愈下,有組員從而深刻地反省:若所盼望的,在生時都無法見到的,自己還會信神嗎?信仰是要求神滿足我,為我做些甚麼嗎?彷彿生命在擠壓中才會於信仰上有深層的反思。是的,沒有指望仍要盼望,盼望在於神,而非來是幻變的世界,縱然看不清也不明,仍決定放下自我,觀看神在香港和世界的作為。

當尋求啟示變得更難

我是屬靈導師,以為對上帝的事情會比其他人多點體會。但世道的無常、變化急速,人根本就追不上,剛按常理完成了的計劃,當下外在環境又起了新的變化,沮喪常常走上門。很多時,只能繼續在不明所以的路上行。聖經雅各書說明天如何我們不知道,靈性較成熟的領袖也不一定能給予答案,這是個學習深度謙卑的時間。既然為神圖謀大事不一定可行,不如每天憑信前行,活在當下,做眼前能做又應該做的事情。有牧者背景的組員就主動先行,不聚焦評論移民的對錯,反而主動為將移民的肢體提供牧養,聆聽、接納和傳遞帶著使命來移民的異象,獲得了很好反應和被推廣。

為神預備安息之所

「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六十六1) 從伊甸園起,神一直想在人間尋找安息的地方,一個與人相交的空間。但我們總是偏向講求功能 –帶來甚麼祝福?遍傳後多少人信主?主給了多少啟示?然而,聖經展現的信仰,重視價值多於目標。價值可以是經歷神、生命轉變,目標可以是不斷爆新組、信主人數。仿佛我們的被隔離和被限制做事情,或許要我們再思人生目標 – 獲得成就或親近主就夠?神一直渴望與人同住,主樂意與我們親近,只是我們有發現或邀請祂的同在?

神聖的混亂

這個混亂和顛覆的時代,或許都可以是神聖的!情況有點像使徒行傳的時代。當時的政局和民生都在威權的統治下,領袖和事工遭到打壓,但神的恩典絲毫沒有離開,甚至是更強而有力地同在。聖靈在混亂中創造了許多契機,帶來屬靈的變革與突破,是聖經中精彩絕妙的一頁。強權反而突顯了上帝的大能大力。

世界奉行理性、計劃、科學、大數據等,一切都是以計算來滿足人要掌控的慾望,但如今連大數據、網上的資訊都不一定可靠。信仰倡議的單純而行反而是時代的必修科。況且,神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置身其中的人會感到混亂和懼怕,但神也提醒我們,在混亂的時刻裡更要學習放開掌控的習慣,單純地期待恩典的來臨,享受無法言喻的驚喜。

我享受每一次的圍爐,縱然對世界,我們給不出良方,但彼此分享逆境對生命的意義和蛻變,就發現它有獨特的意義,深刻體會神能讓好的或不好的都為我們效力。圍爐取暖,繼續加炭,讓這個冬天不會太冷!

事工可以減少嗎?

pencils-coloured-on-black-1-1188543

劉忠明

 

早前有關耗盡的調查研究指出,教會內的經歷對教牧和信徒的情緒都有一定的影響,其中一項是和個人在事奉中的成敗經驗有關,當事奉不太順利,弟兄姊妹不太理會教會所倡議的活動和聚會時,領袖的情緒當然受到影響,很自然會有挫敗的感覺。但為何弟兄姊妹沒有積極回應?是他們不夠熱心,還是教會太多活動,他們無暇參與?

若教會仍然是「事工為本」,教牧和信徒環繞事工來生活,時間由事工所牽制,大家身不由己,那即是困獸鬥,惡性循環下,必然疲憊不堪。其實我們應該問問自己什麼時候忘記了教會是「以人為本」的群體?今天大家都在忙碌,好像沒有活動便不是長進的教會,若你看看教會的日程表,一年之內有哪個星期六和星期天(主日崇拜除外)是沒有活動的,又哪個公眾假期是完全空白的?靈修導師常常說我們要留空時間給上帝,但這些活動真的讓我們更親近上帝嗎?也許我們要調整思維,並要立即行動!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商界流行「業務流程重整」的看法,意思就是說企業發展到某處時便異常地複雜,而且沒有效率,失去活力,故要重新檢視各個運作流程,消除那些沒有必要的活動。教會界也有相類似的說法,「簡約教會」這概念由此而生,主要是提醒教會,設計各種活動時應考慮是否具有戰略意義,是否帶領信徒生命經歷屬靈成長,教會應放棄一切與這些無關的事工。近期海波斯牧師也提倡「簡約力」,希望教牧和信徒不要忙壞,要選擇簡約的事奉生活。

這些看法,不管是企業或教會的,都是希望藉着簡化運作和減少活動,從而提高效率,以致效能可以提升,即能夠完成目標,教會可以此為鑑,設計活動來滿足弟兄姊妹的需要。

但如何實踐?首先要去明白多點事工並不表示能幫助信徒多些。事工是需要的,但數量不比質量重要,事工是要有焦點,即不是人有我有,反要問教會的異象和策略是什麼。教會失去焦點時,便什麼都做,信徒生命沒有焦點,便什麼都參與,結果只是忙忙碌碌,沒有什麼成長。馬大和馬利亞的故事耳熟能詳,但誰人可以做馬利亞?領袖們,請不要剝奪會眾應得的上好福分!

管理學的討論中,有縮小規模的策略,規模縮小有兩種意義,一是裁員(downsizing) ,另一是精簡(downscoping) 。前者只是減少人手,沒有改動所經營的業務,而後者則削減不太重要的營運,將焦點放在有策略價值的活動上。研究結果顯示,精簡是較為有效,意思是單單減少投放的資源,是沒有多大作用,而是要去重新檢視資源分配,是否傾斜在沒有多大貢獻的活動上。教會更應該有這種心態,不以聚會的多少來看成效,而是聚焦在「使萬民做門徒」的大使命上。

其次大家也要知道信徒需要的不是更多聚會,而是關心和關係,一句問安可能比一篇道更打動人心!策劃活動的時候,不要以為夏令營、退修會、家庭親子講座等都是為了信徒的好處而設計的,反要問信徒現在需要什麼,這個活動怎樣可以為他們的生命增值。耶穌注重事奉中的休息退修,這正是祂得力的途徑,所以在安排來年的各種聚會時,我們能否更注重個人得力和關係建立這兩個焦點呢?